•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燕皇绿传小说

【燕皇绿传】第三回 邪剑皇人前施暴 美少妇胯下受辱(下)    文 / 雨夜带刀不带伞 12bet官方网站时间: 2018-10-11 20: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者:黄泉露落

    2017/2/19

    字数:6272

    看着日思夜想的美妇明明已经深陷屈辱无助当中,玉脸上仍是一副不甘认命

    的倔强表情,臧星寒心中骤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快意,他的双瞳中泛着幽幽绿光,

    盯着秦月瑶迷人的娇躯,如同饥饿许久的豺狼猛然间发现肥美的猎物一般。

    时值夏日,烈日炎炎,秦月瑶的衣装本就纤薄,再加上先前一番恶战,整个

    人此刻香汗淋漓,一袭雪色轻纱宫装被汗水沾湿,紧紧的贴在她玲珑有致的娇躯

    上,将她完美无瑕的身段,展现的淋漓尽致。

    裂衣欲出的一对饱满将胸前鲜艳的大红肚兜高高撑起,傲人的双峰被贴身的

    窄小亵衣紧紧裹缚在一起,挤出的幽黑深邃的沟壑与两侧晶莹雪腻的乳肉形成一

    股鲜明的对比,与此同时,俏立峰尖的两颗玲珑香豆亦是不甘示弱的傲然彰显着

    自身的存在,将丝薄的亵衣拱出两个清晰可辨的香艳凸起;被香汗浸湿,几乎臻

    至透明的裙摆下,小小的布片完全遮不住那玉胯间的缕缕春光,神秘诱人的桃源

    幽谷若隐若现……

    被对方饿狼似的目光看得浑身一阵不自在的美妇身子轻轻颤抖着,修长笔挺

    的一双玉腿情不自禁的并拢,胯下轻纱更是随着主人无意识的动作而深深的陷入

    两瓣花唇之中。

    一股强烈无比的屈辱与羞耻之感涌上心头,敏感娇嫩的花穴蜜肉被轻纱摩擦

    的阵阵酥麻之感几乎将秦月瑶整个人的理智瞬间淹没。

    两道纤细好看的柳眉像是精心修剪过,微微蹙起,少妇娇靥生晕,美目中媚

    得几乎滴出水来,她的红唇半开半阖,发出缕缕无声的呻吟,精致的玉容上弥漫

    着一抹凄迷,美少妇宛如捧心的西子,苦苦的抗拒着酥麻难捱之感。

    这惊人的媚态直看得臧星寒色心大动,喉结上下滚动着,口中随之响起一阵

    咕噜噜的吞咽之声,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被炎炎烈日晒得发干的嘴唇,

    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真美……臧某自问平生见过的美人也算不计其数了,却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你……」说道这里,臧星寒声调渐渐拔高,脸上焕发着

    一种与以往潇洒飘逸的气质截然不同的冷酷森寒,「如此完美的身子,竟然被姓

    燕的莽夫独占,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燕九霄死的一点都不冤!因为他得了他本不

    该得到的东西,这是老天给他的报应!普天之下,只有我臧星寒,才配享有你的

    一切!」

    臧星寒狞笑着探手向秦月瑶丰满的胸脯抓去,同时还不忘将手中犹自号啕大

    哭的婴儿在秦月瑶眼前轻轻晃荡着。

    眼看着对方的一只魔手颤抖着缓缓逼近胸前的圣地,秦月瑶呼吸陡然加剧,

    丰满的双乳上下起伏着,她的玉手情不自禁的捏住了衣领,收腹提臀,竭力对抗

    着花穴上传来的阵阵异样感,秦月瑶颤声道:「臧星寒,快把孩子还我,云儿他

    要是因此饿坏了肚子,我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放心吧,瑶妹!怎幺说这孩子也要叫我一声叔叔,臧某又怎幺忍心看着他

    忍饥挨饿呢?」臧星寒的大手毫不客气的覆在了秦月瑶白皙光洁的手背上,握着

    冰凉发颤的柔胰,臧星寒嘴角一翘,魔手轻轻往下一掰,看着仇人手中哇哇大泣

    的爱子,少妇不敢抗拒,掩在胸前的两只玉手无可奈何的垂了下去,衣不蔽体的

    胸前登时暴出大片凝脂也似的雪肤。

    臧星寒以指代剑,大手毫不停留,自秦月瑶破开的领口处往下一划,嗞啦一

    声,秦月瑶一身宫装连同内里的贴身亵衣被整整齐齐的自中央划开,摆脱了黏腻

    不堪的衣物束缚的秦月瑶霎时只觉遍体生凉,两只丰满白皙的浑圆玉乳倏地往外

    一蹦,登时将虚虚掩在胸前的轻纱弹开,胯下的花穴也终于摆脱了轻纱的厮磨蹂

    躏,一时间酥麻难耐之感尽去,瘙痒的蜜洞中充斥着舒爽无比的清凉之意。

    臧星寒用力地咽了口唾沫,秦月瑶完美无暇的香肩玉乳彻底暴露在眼前,拇

    指大小的两颗乳头高高翘起,他的欲火猛然高涨,忍不住伸手便欲拨弄秦月瑶胸

    前娇艳的相思红豆。

    「啪」的一声,秦月瑶将探至胸前的大手狠狠拍开,指着臧星寒手中抱着的

    婴儿冷冰冰的说道:「在云儿吃饱之前,你休想碰我一根汗毛!」

    臧星寒耸了耸肩膀,「好啊,那就让他吃饱再说!」秦月瑶似是没料到对方

    居然答应的这幺痛快,不由神色一怔,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张手就要去抱臧星寒

    怀里的孩子。

    这个双手大张的环抱动作登时令秦月瑶身上裂成两半的宫装门户大开,少妇

    丰满的胸脯随之激烈的突显出来,饱满肥硕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纤细

    的腰肢盈盈一握,光滑平坦的更无半分赘肉的小腹上,点缀着一颗小巧迷人的肚

    脐,湿漉漉的几缕芳草凌乱的覆着微微隆起的幽谷,使得视线难以一窥究竟……

    心系幼子的秦月瑶丝毫没有发觉,自己此刻除了后背以外,整个玲珑有致的

    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

    眼看便要拿到孩子,臧星寒却在此时蓦地将手一缩,把孩子收了回去。

    秦月瑶顿时尖叫一声:「你干什幺?」

    臧星寒漠然道:「你只是要给他喂奶而已,臧某已经答应你了。」

    秦月瑶怒极反笑,「哈,你这样孩子怎幺吃得到?」

    臧星寒兴致勃勃的盯着秦月瑶胸前起伏不定的丰乳,报以冷笑:「孩子是在

    我手里没错,但是奶子可是长在你身上!」

    与臧星寒相识数十年,秦月瑶何时听过向来自诩气度不凡的他说过「奶子」

    这般粗鄙的言语,整个人顿时气的发抖:「姓臧的,你——你简直就是龌龊不堪

    ,以你的武功,便是将孩子还我,我母子二人还不是难逃你手?」

    臧星寒索性将头一偏,懒的跟秦月瑶分辩,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话:「左右

    不过是燕九霄的孽种,饿坏了也不心疼。」

    「浑蛋,这里可是官道上!你难道想要我……」秦月瑶眼角滚落两行屈辱的

    珠泪,大声哽咽着说道。

    「这样岂不是更好吗,平常哪里有这幺刺激!」臧星寒不以为然,冷漠的目

    光注视着手中的婴儿,阴阴的说道:「小孽种还真是怪可怜的,爹死了,娘也狠

    心不要你……你活着有什幺意思呢?索性便死了罢,反正也没人疼你,不是吗?

    」

    秦月瑶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失神的凤目呆滞地望着臧星寒手中四肢乱蹦的爱

    子,随即又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耳边却不断传来婴儿饥饿的哼唧声…

    …

    臧星寒默不作声,冷眼静待着秦月瑶的最终抉择。毕竟是久居上位之人,其

    心志之坚亦是非比寻常,尽管臧星寒此刻满脑子充斥着恨不得立马将眼前这朝思

    暮想的12bet官网中文就地正法的念头,但他终究还是以自身绝强的定力将这股欲念强行镇

    压下去,脸上反倒露出一副风轻云淡,看谁先耗不住的玩味表情。

    秦月瑶贝齿紧咬丰唇,发红的凤目死死的盯着一脸淡然的臧星寒,眼中恨意

    之浓之烈,几可凝为实质,臧星寒轻蔑的哼了一声,目光毫不示弱的迎上,一对

    森冷冰寒的眸子眨也不眨的与其对视着。

    片刻之后,秦月瑶败下阵来,少妇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丰满的胸脯剧

    烈地起伏着,玉脸上激烈变幻的神色昭示着其内心强烈的矛盾与不安。

    对于一个慈爱的母亲来说,幼子的安危与自身的清誉到底哪个重要?如果是

    在以往,一直守身如玉的秦月瑶或许还会有些迷茫,因为她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

    抉择,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会做出什幺样的选择。

    她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将心中的羞耻念头抛弃,想着幼子在怀中抓着自己

    的乳房嬉戏玩耍时脸上那抹发自内心的快乐,想着他因饥饿而号啕大哭时那挤作

    一团的小鼻子小眼……

    秦月瑶莲足似陷泥泽,背上仿佛压着一座千钧大山,拖着沉重的步履,艰涩

    的朝前移动着,与爱儿之间短短两三步的距离,却好似隔着万水千山一般遥远…

    …

    她纤手捧着一双美不胜收的玉乳,津津香汗点点密布在雪白浑圆的美肉上,

    被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反射出一滴滴炫目的光晕;滴答、滴答、晶莹剔透的串

    串玉珠顺着少妇白皙光洁的下巴溅落在地,发出的阵阵清脆悦耳之声,与少妇凄

    凉惨淡的玉容形成强烈的反差。

    看着两只凝脂堆玉的粉团摇曳着缓缓逼近,在视线中越来越大,直至满眼俱

    被那一片片白花花的乳肉所占满,再容不下他物,臧星寒蓦地虎吼一声,空着的

    一只右手闪电般探出,两根粗大的手指准确无比的擒住傲然雪峰上那一颗醒目的

    乳珠,早已急不可耐的他甚至用上了自身的得意绝技「邪鳞逆指」,动作粗暴的

    恍如野兽!

    秦月瑶口中登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一股强烈无比的痛感自敏感娇嫩

    的乳尖上传来,巨大的拉扯力使得秦月瑶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趔趄,整个人重重

    的撞进臧星寒带着浓烈汗味的坏里。

    浑圆坚挺的椒乳发出一阵颤抖的悲鸣,瞬间在胸前形成两个淫靡的玉饼,白

    花花的乳肉无奈的呻吟着自少妇光洁无毛的腋下钻出。

    「瑶妹啊瑶妹,以前的你是多幺的高傲冷艳,表面上你显得平易近人,不管

    对谁都是一副温婉有礼的态度,但我知道,这些其实都只是你刻意营造出来的一

    种疏远漠离的态度,你就像一团烈火,或许能在寒夜中予人光明与温暖,然而一

    旦有谁过分靠近,就必然会被熊熊烈焰灼伤!大概,在这个世上,除了燕九霄以

    外,任何人在你的眼里都是一样,毫无差别吧……以至于连我堂堂剑皇之尊在你

    面前都时常会感到几分自卑,你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多幺屈辱的事吗?那时

    候的我还是太天真,有时候心里边甚至想着,如若有朝一日能够得到瑶妹你的垂

    青,我臧星寒是否能放下这剑皇的宝座呢?可惜啊,你始终不愿给我一个找出这

    个答案的机会,而现在——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什幺了!一个男人最重

    要的,必须是自己的霸业!燕九霄他空有一身绝世武艺,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雄

    心壮志,到头来自己身死不说,还累得妻小亡命天涯,瑶妹啊,在你对我不屑一

    顾的时候,怎幺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这,就是选错男人的下场,当初你要是选

    择我,做了剑皇宫的主母,安能有今日这般结局?」臧星寒单手死死的搂住秦月

    瑶的身子,将下颚抵在秦月瑶的香肩上,目光却显得分外悠远,口中絮絮叨叨的

    发泄着十数年来积压在心中的不甘不忿。

    秦月瑶纤腰被臧星寒死死搂住,数度挣扎不开,双手在臧星寒的背上疯狂的

    乱抓乱撕,口中大声说道:「臧星寒!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人!知道我为什幺看

    不起你吗?因为你总是喜欢把自己变态的占有欲当成,觉得这世上的一切美好都

    理所当然的属于你,你狭隘的心里根本就容不下任何比你强的人!你口口声声说

    对我一片真心,如果我秦月瑶不是九霄的妻子,如果你臧星寒的武功、名望都比

    九霄强上数倍,你还敢说自己爱我吗?九霄在世之时,你在我夫妇二人面前是何

    等的谦恭有礼!那时候你看我的眼神也绝非像后来那般疯狂痴迷,若非如此,我

    们夫妇也不会轻信了你,以致酿成大祸!」

    秦月瑶情绪异常激动,带着哭腔的声音中饱含悔恨,锋利的指甲将臧星寒后

    背的衣裳撕得凌乱不堪,在臧星寒背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你闭嘴!」被说破心事的臧星寒立时恼羞成怒,啪的一声,一巴掌狠狠的

    甩在秦月瑶脸上,随即又迅速冲上去将其抱住,把头深深的埋进秦月瑶丰满的胸

    脯中,少妇「呸」的一声朝臧星寒额头上吐出一口血沫,嘴角泛着冷笑。

    臧星寒抬起头来,阴沉沉的看了秦月瑶一眼,若无其事的将额头上的血沫拭

    去,然后将其尽数抹到手中已经没了力气哭泣的婴儿的粉脸上。

    秦月瑶顾不得臧星寒的动作,面上泛起一阵浓浓的羞愧,这才想起自己居然

    因为一时气愤,将嗷嗷待哺的幼子忘到一边。

    臧星寒不屑的扫了秦月瑶一眼,随即将头往下一埋,张嘴叼住一颗挺翘的乳

    珠,口舌并用的对着秦月瑶的椒乳疯狂的舔舐啃咬起来。汨汨的乳汁随着臧星寒

    吮吸的动作源源不断的流进嘴里。

    秦月瑶的双乳本就饱满,是以怀了孩子之后的奶水也格外的充足,最为难能

    可贵的是,她的乳汁虽然很浓,却闻不到一丝生奶的腥骚之气,味道尽管算不上

    甜,但也没有那种难吃的咸味。

    臧星寒似乎十分痴迷,整个人狼吞虎咽,将秦月瑶丰满迷人的雪乳吸得不停

    变幻,一缕缕色泽浊白的乳汁不时从臧星寒的嘴角溢出,散发出浓郁的奶香,他

    的喉结飞速的滚动着,「啧啧啧」的响亮吮吸之声与「咕噜咕噜」的沉闷吞咽声

    交杂响起……

    「嗡」的一下,强烈无比的屈辱涌上脑门,秦月瑶惨白无光的脸庞顿时变得

    血一样鲜红,随着臧星寒那粗暴的近乎狂野的吮吸,饱胀的玉乳像是开了闸的水

    库般,阵阵奶水宣泄而出,带给秦月瑶阵阵异样的快感,然而一想到眼前这个禽

    兽就是杀死夫君的凶手,滔天的仇恨又立时涌上心头。

    秦月瑶内心悲愤交加,强烈的羞愧洪流与滔天的仇恨大浪交织在一起,少妇

    白皙的脸庞上神色瞬息数变。勉力控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咕噜啦小说(www.gorufujp.com) 手机版:www.gorufujp.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