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一品乱谭之春去春又来小说

一品乱谭之春去春又来(21)    文 / gubaman 12bet官方网站时间: 2018-10-11 20: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者:gubaman(古巴人)

    字数:4162

    《春去春又来》2章

    转眼一晃,已是深秋,曾亮声屈指一数,竟然来了快半年了。也就在这几个

    月当中,他很快就融入了这个静谧的村庄,也成了这个方姓村落唯一的外客。

    深秋的乡村,似乎下雨的日子特别多,尤其到了夜里,更是风雨萧瑟,给人

    带来无限落寞。

    又停电了,曾亮声不得不停下批改作业的笔。他望着窗外,雨下得很大,雨

    点打在房檐下的挡雨板上,打在门前的草地上,仿佛把小屋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地

    方。他想,风雨的千里之外,母亲是否也一样在风雨中沉思如我?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破旧的木门有了轻微的颤动,接着,门被敲

    响了。

    曾亮声有点意外,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门缝里传进来,他心中一动,把门打开,

    果然是紫杉。她的美瞳里泛着一种令人垂怜的浅紫色,略带羞涩的,轻轻叫了声:

    「曾老师……」

    「快进来,这幺晚了,我当是谁呢。」曾亮声轻轻掩上门,山风呜咽着不时

    的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钻进来,冷空气使得人四肢发颤。

    紫杉穿着一件农村常见的棉袄,遮住了她窈窕的身姿,但有一双媚眼足够了,

    全身就泛着光彩的琥珀色了,细细一闻,那股幽香便是枫香。

    「停电了,我爸怕你蜡烛用完了,叫我拿些来。」

    「哎,方老师想得真是周到。谢谢你,紫杉。」曾亮声有些感动,方守贤这

    人细心,思量着自己是外乡人,总是什幺都替他想得周到。

    「也没什幺。山里总是突然停电,我爸常备些蜡烛。」紫杉看了看他,白皙

    的脸上现了晕红,目光清澈柔和,然后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像黑

    蝴蝶扇动着羽翅,空气里有了生动的响声。

    曾亮声痴痴看着她,这是一张在哪里见过的脸呢,依稀是在不久前,自己掌

    捧过温存过的的一张脸,他的心隐隐有点疼。这刹那间,他竟似乎看见了细妹那

    张楚楚可怜的脸,还有欢愉时,她略带痛楚的喁喁私语……

    「我走了……」紫杉被他瞧得害怕,羞怯地说。

    「啊,你不坐会儿……」曾亮声惊醒过来,目光中闪耀着热情的光芒。

    「嗯……」紫杉轻轻答应着,坐了下来。房间里除了一张椅子,就只有床可

    以坐,亮声给她倒杯水后,就坐在床头,烛光中的紫杉正在凝视着他书桌上的一

    本书《人生》,封面上印着路遥着。

    「曾老师很喜欢看书吧。」紫杉低着头,声音细微得让人要低头倾耳才听得

    见。

    「嗯,山里没事,看些书好打发时间。」他喜欢听她说话,声音虽小,却透

    着一股温柔劲,柔媚淡雅,是属于幽谷的声音,特别是这样的雨夜,像骊歌唱过。

    「我爸也有些书,你要看可以找我妈要。」紫杉的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

    细,她的心怦怦乱跳着,自己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每次见到曾老师,便是这样。

    「好呀。我就找你要,好不好?」亮声拉过她的手,掌心灼热,像有火焰在

    燃烧。

    紫杉微微挣了下,便任他握着了。她的心真如鹿撞般,像要跳出胸腔似的。

    彼此的手相握着,似乎有滋滋燃烧的声音,还有蒸腾着的缕缕青烟。

    「你真好看,紫杉……」他的声音渐渐低沉,脸慢慢凑近她,青香氲氤,浓

    浓郁郁。

    紫杉突然站了起来,「我,我要走了……爸妈都在家等我呢……」此刻的她,

    像一头受惊的小鹿。

    曾亮声一把抱住她,他的动作很快,一只手已经伸了进去,棉袄里只穿着一

    件内衣,发育尚未完整的她,乳房只有馒头大水,盈盈一握,给人的手感舒服实

    在。

    「别,别这样……让人看见不好……」紫杉感觉呼吸困难,手足无措,身体

    越来越软,只想倒下去,却勉强站着,完全忘了身在何处。

    「就摸一会……妹子,你好热。」曾亮声的手慢慢往下,掌心的灼热感越来

    越强烈,此时就算是全身燃烧成了灰烬,也是在所不惜了。

    她的胴体颤抖着,那钻在身体里的手,从冰冷到灼热,过程简单却焦灼人心。

    她十五岁青涩的天空里从来没有接纳过这样的东西,直接而执着,是不是,他就

    是自己梦里一直在寻找的那个背影?

    雨,渐渐消歇了,周遭听见的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特别是紫杉,就像

    要窒息了一般,她呻吟着,想要挣脱他,却发不声来,连手脚也是酥软,只是感

    觉到了,那只可恶的手,按在了自己的阴牝上,如火如荼。

    曾亮声有点意外,也有点震惊。这是他今生抚摸过的最纯净最细腻的牝房了,

    光洁溜溜,寸草未生。他不知道,自己所见过的尽是毛发葺葺,就算是细妹,也

    有着些许的葺毛,哪似紫杉这般光滑,如绸缎如露水,澄澄净净,湖光山色。

    紫杉只感到一股热浪从下体蔓延上来,夹着的双腿间潮湿得令她自责,怎幺

    这样没羞没臊的,可这身体竟不听自己的使唤,只是淌着水,她羞得颤抖羞得全

    身滚烫。她希望他赶快结束这一切,可内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别停,别停。

    曾亮声拉过她的小手,把它按在了他的隆起上,那份坚硬,已经许久没有这

    样温柔的手光顾过。他真想酣畅一回,让自己的雄伟装进她的娇弱里,不知她小

    小的幽谷里能不能容纳进自己的丰茂?

    紫杉嘤咛一声,好热好烫她好硬,她一下子感受到了母亲的感受。每次,父

    亲压着母亲时,那枫木床板吱吱嘎嘎响的,她就会把偷窥的目光收回,羞羞地缩

    回被子里,然后抚摸着自己的肌肤,感觉着身体的热度,是太阳的温度。

    「叫我哥……叫呀。」曾亮声亲吻着她的薄唇,淡淡的女儿香,带着些许的

    颤抖,犹有乳香的味道。

    「我不敢,曾老师。」紫杉的口好渴,嘴唇干得厉害,芳心鹿撞,一双小手

    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就只能由着他往他那坚硬的东西上引,跳动而滚烫,散出一

    股淫縻的气息。

    曾亮声凑在她耳边喃喃说:「来,含着它!」他轻轻按着她的头往下,滚烫

    的嘴唇碰上滚烫的阳物时,两人的身体同时震住了,就好像触电了一般。

    一股散发着淡淡腥咸的味道扑鼻而来,像是晨间食过的金枪鱼,也有细细的

    青草味,紫杉的脑子里又是闪出父亲压在母亲身上不断蠕动的身姿,还有母亲时

    而痛楚时而快乐的压抑呻吟……

    家里就是几间平房,一堵薄墙挡不住那种细碎的暧昧,紫杉喜欢听,一边痛

    骂自己的无耻,一边忍不住倾听这世间最让人向往也最让人感到害羞的声音。每

    每下来,紫杉的下身总是湿漉漉,没有阴毛遮蔽的骚水就濡湿她的碎花布内裤。

    紫杉不敢细看这根极具冲击力的阳物,似乎父亲的也不及它大,也不及它长,

    她也没想如此粗长的阳物会不会顶破她的喉咙。她只是慢慢的先把龟头含在嘴里,

    像吸吮田螺一样,然后一寸一寸的往喉咙里吞。

    曾亮声低着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阳物一分一分的渐渐吞没在这小女孩的嘴

    里,他的心狂跳,随着茎体完全消失在视线里的瞬间,他知道,龟头已经侵入一

    道深邃绵软的阴洞里。这种感受不同于插入阴道的纯粹直观,有着更加醇厚的温

    度,龟头正被喉头吮吸,有一股细微的麻痹,却又非常的快意,记忆中只有母亲

    在高潮翻涌的时候才会具备如此的魔力。

    屋外,雨却是越下越大了,噼里啪啦的打在屋顶上,好像要穿瓦而过的样子。

    可沉浸在性游戏当中的两个年轻人似乎并不在意,紫杉虔诚的吞吐着这根已经膨

    胀得像一根棒槌的阳物,茎体嶙峋,马眼处不时的泛出些许爱液来,与紫杉的舌

    津交汇成河,一部分吞入紫杉的腹海,一部分却滴在眼前她跪着的这方软土地上。

    紫杉一直努力的压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每次喉咙承受阳具的冲撞时都

    会引起她一吐为快的冲动。她知道不能吐出来,否则老师会不高兴的,这也是她

    最害怕的。曾老师的欢喜才是她的欢喜,她不能容忍自己扫了曾老师的兴。那股

    强烈的不适感其实很快就过去了,她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节奏,而老师也照顾着

    她的感受,并不粗鲁,反倒是不时的抚慰她,问她会不会难受,要不要停下来。

    「不,我喜欢。」紫杉心里想着,琼鼻微微的哼了几声,然后把龟头紧紧地

    卡在喉头,猛地吞了几下唾沫,强烈的挤压似乎要把龟头挤碎了。曾亮声大叫一

    声,从脊椎骨透射出一阵阵的麻酥迅速传遍了全身,然后窜到了他的大脑神经末

    梢,他猛地颤抖数下,一双手紧紧的摁着紫杉的头部,那根硕大的阳具瞬间吐出

    无数温热的液体,像子弹出膛,有力地射进了紫杉的喉咙深处。

    紫杉的脑子里瞬时一片空白,她挣扎着,想要躲避那似乎无穷无尽的子弹袭

    来,可又躲避不开,猛不防,她痉挛着,双手不由自主的拧紧曾亮声的腰部,想

    要推开却又紧紧捏着。她的第一个感觉是:「我要死了!射死了我!」

    有一部分的精液从紫杉的鼻子沁了出来,那是从喉咙深处倒灌回来的,而这

    也影响到了紫杉的呼吸,她赶紧把阳具从嘴巴里吐了出来,然后蹲在地上猛烈的

    咳嗽,娇弱的身子颤抖着像风中的残絮,精液夹杂着她的鼻涕口水,从鼻腔和嘴

    巴沁将出来,淫靡之极。

    「好妹子,来,哥给你擦一擦。」曾亮声爱怜无比的把紫杉抱在自己的双膝

    上,拿出手帕擦着紫杉脸上的狼藉。紫杉紧紧的闭着眼睛,她不敢睁开眼,内心

    的惊涛骇浪仍未平息,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的老师。芳心可可之际,却又害怕

    老师因此看不起自己,又怕打破这层静谧的默契。

    她默默的享受着曾老师的事后爱抚,虽然他的手有些冷,如这雨夜的冰凉。

    她只知道,老师的阳具却是如此的滚烫,还有那股喷射出来的无边力量,让她想

    着想着就全身也随之发烫。

    曾亮声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妙少女,她的脸上呈现着静穆的美,纯净却又稍带

    迷茫,眨动的眼睫毛隐伏着些许的忧郁,些许的兴奋,些许的颓废……

    这是一个值得一生守护的女孩呀,曾亮声想着,他在内心里暗暗发誓,此生

    绝不亏待她,要一生保护她!

    「老师,我得赶紧回家了。」紫杉猛然醒悟过来,出来的时间太长了,父亲

    和母亲在家里也会担心的。

    「我送你回去,这幺晚了。」曾亮声轻声安慰着她,把捂在她阴牝的手伸了

    回来,余热犹在,清香绕鼻。

    「不,不要了。真的,我路熟,经常走的。」紫杉坚持着。

    「好吧。至少让我送你到路口吧,这儿斜坡比较多,又下雨,路滑得紧。」

    紫杉嗯的一声,也没再坚持。她的内心里倒是希望能多与曾老师多处一会,

    就是短短的一段路途也好。

    曾亮声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电筒,摁了下开关,一束淡淡的光芒在这微夜里

    似乎散淡出一丝温暖。

    「走吧,妹子。」

    俩人肩并肩的慢慢走过几段斜坡,走到拐角处,依稀可以望见紫杉家的烛光,

    想来她的父母仍在等她。曾亮声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内疚,感动方守贤夫妻如此

    信任他爱护他,内疚于自己竟然色迷心窍,诱奸这幺可爱的小姑娘。

    紫杉微微笑着对他挥了挥手,「老师,明天见。」娇小的身影迅速地穿过这

    雨幕,渐渐消失在曾亮声的视线里。

    他们俩人都没注意到,离他们身后数十米的一道山坡上,站着一个身穿破道

    袍的老头,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二人,眼眸间流荡着一丝丝诡谲的微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咕噜啦小说(www.gorufujp.com) 手机版:www.gorufujp.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