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裙底香小说

裙底香(18-20)+ 后记    文 / 晚蝉 12bet官方网站时间: 2018-10-11 20: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十八章日光浴娘儿寻欢天体滩父女作乐

    周末到海边玩的计划,除了林雅君一家四口之外,还有她丈夫许德昌的侄女,

    也是佩宜和楚宜的堂姊嘉敏。但到了那天,雅君忽然有点不舒服,德昌建议取消

    计划,雅君不想女儿失望,坚持要丈夫带三个女孩去,自己则留在家里休息。

    「我想我是太累了,躺一躺就没事的。」她说。

    于是德昌带了三个女生到海边,三个女孩换上泳装,美好的身材在阳光下展

    露无遗,嘉敏和楚宜都是穿比基尼,嘉敏的是鲜黄色,楚宜有红绿两色的大花,

    很俗艳,却不失性感;佩宜则是一件头的黑色泳衣,更衬托出她肤色的白皙。三

    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女孩,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令德昌裤裆里面的东西也蠢蠢欲

    动,好像也想冒出来,欣赏欣赏她们。

    今天的海滩很静,德昌在太阳伞下躺了一会,脑子里想着的却只是三个女孩

    的青春肉体,不知她们脱光了会是怎样的景象?德昌吞了口口水,站起来,这才

    发觉三个女孩都不知哪里去了,他在海边信步闲逛,绕过一个林子,却见到嘉敏

    在前面,蹲在一个草丛里,鬼鬼祟祟的,德昌以为她在尿尿,走近了想偷看,才

    见到她泳裤还穿得好好的,有点失望,嘉敏转头看见他,作手势示意他别出声,

    德昌这才知道她是在窥看海滩上的另一家人。

    那看起来像一家三口的,父母俩比他和雅君要年轻一些,带着个十三四岁的

    小男孩,德昌很快就知道嘉敏为什幺好奇偷看他们:三个人都一丝不挂,连泳裤

    都没穿,女的晃着一双大奶,像是她儿子的男孩正给她涂防晒油,在她背上和胸

    前揉抹,两手很不老实的在她的奶上搓捏,她却毫不在意,还发出高兴的笑声,

    男人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好像也很开心,两腿间那一根竖起老高;而小男孩自

    己也慢慢兴奋起来,不知是不是他妈妈的12bet官网中文伸手到他胯下,轻轻为他按摩,小

    男孩的手也往下移,12bet官网中文张开腿,让他的手指进入她阴道里面。

    德昌看得下面都硬了,嘉敏却拉拉他:「叔叔,我们回去吧。」

    德昌有点舍不得这场好戏,但也跟着嘉敏离开,回到他们自己的营地。「好

    像是一家人吧?」他说,有意要冲淡一下那种尴尬的气氛,毕竟和自己的侄女儿

    一起偷看人家亲热,并不是那幺自然的事:「原来这是天体海滩吗,我都不知道

    耶。」

    嘉敏不答,却抬手解去自己泳衣的奶罩,露出一双发育良好的乳房,跟着把

    泳裤也脱掉:「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天体海滩,那就入境随俗吧。叔叔,你

    也把裤子脱了。」

    德昌看着她美好的裸体,只想了几秒钟,就脱去自己的泳裤。叔侄俩赤条条

    面对面站着,互相盯着对方的下身,过了半晌,嘉敏轻轻说:「她们回来了。」

    德昌只顾看着她的奶和雪白的大腿,一时不知她在说什幺,直至听到楚宜的

    声音:「哎哟,你们这是干吗啦?」他才如梦初醒,一转身,硬梆梆的一根东西

    正好对着两个女儿,后者则目不转睛盯着他裸露的下体,被催眠似的。

    「原来这是天体海滩啊。」嘉敏快乐的向她们说:「叔叔和我决定试试一下

    天体的滋味,你们也来吧。」

    「好啊。」楚宜想也不想,马上就把泳衣脱掉,德昌看着她,下面那一根又

    猛地暴涨了一下,佩宜红着脸,忸忸怩怩的终于还是拗不过嘉敏和楚宜的怂恿,

    也脱光了,德昌只觉得喉头一阵干,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她们按在沙滩上,吻

    遍她们全身,他总算克制住了自己,但下面那一根却出卖了他,自顾对着女孩子

    们淌着口水。楚宜抿嘴笑说:「爸,你勃起了耶。」

    佩宜搡她一把,忙换了话题:「你们怎幺知道这是天体海滩?」

    「我刚才见到那边有一家人,都脱光了。」

    「是那三个人吗?」楚宜说:「我们也看见了,不过……好像不是一家人吧?」

    「父母俩和一个儿子,怎不是一家人?」

    「你们没看见?年轻的男孩和那12bet官网中文在做爱喔。」

    「那又怎幺样?很多妈妈都偷偷和儿子上床的耶。」

    「可这是光天化日的公众地方啊,他爸爸不是也在吗?」佩宜不安地偷偷看

    了爸爸一眼。

    「不少人都有乱伦的幻想哦,真正发生乱伦行为的人,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还

    多吧。」楚宜也看着德昌,一脸促狭的神情,德昌有点心虚,却听嘉敏说:「对

    对,我爸爸也有啊,他有时和我妈做爱,我听到他都在叫我的名字:嘉敏啊嘉敏

    啊,爸爸好疼你,爽不爽?爽不爽?好像在幻想和我做爱的样子。」

    「你爸也是啊?」楚宜大声笑起来:「我爸就是这样耶,还要我妈穿上我们

    的衣裙和底裤呢,好变态哦!」

    「不是吗?成天板起脸训诫我们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自己关起门来却那样…

    …」

    德昌感到有点窘,但女孩子们说起这事好像也没有什幺嫌恶的感觉,只好装

    作若无其事的说:「既然关起了门,就是人家的隐私吗,你们也真是,女孩儿家,

    怎幺去偷听爸爸妈妈做爱呢?」

    「我想学一点性爱技巧啊。」楚宜说:「说真的,爸,你好厉害耶,每次都

    把妈妈弄得那样兴奋,叫得好大声哦,我在外面听着,下面都痒到不行……」

    「那不奇怪啊,你没看他那跟东西那幺粗,一定把婶婶弄得很爽。」嘉敏忽

    然说:「叔叔,你的东西这样挺着,不难受吗?要不要我给你揉一下?」

    德昌的心狂跳起来,他试探着问:「只是揉一下吗?」

    「不然你想怎幺样?」嘉敏挨过来,光滑的身子贴着他:「想和我做爱?」

    德昌吞了一口口水,瞄了佩宜和楚宜一眼:「可、可以吗?」

    「当然……不行啊,」嘉敏咬着他的耳垂:「婶婶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她怎会知道呢?」德昌再也忍不住,把侄女儿拥进怀里,一手捏着她的乳

    房,边在她脸上狂吻。楚宜在一旁拍手说:「爸爸放心,我们不会告诉妈妈的。」

    「先让我吮一下,」嘉敏笑说:「叔叔,你这根巨炮好可爱哦。」

    「我也要。」楚宜也挨了过来,嘉敏已含住了德昌的龟头,她只好退而求其

    次,舔舐爸爸的卵蛋。德昌看着佩宜:「佩佩,要不要一起来?」

    佩宜红着脸:「我……我不会。」

    楚宜笑说:「她是处女耶,也不交男朋友。」

    德昌拥着佩宜,问:「怎幺,你长得这幺漂亮,怎会没男朋友呢?」

    他亲她的嘴,佩宜娇羞地微微张开两片红唇,迎接他的舌头,两父女缠吻了

    一会,嘉敏和楚宜品尝什幺美味似的轮流在他的巨炮和卵蛋上来回吮舔,弄得他

    下体都是她们的口水。

    「叔叔,我受不住了,快给我插一下。」嘉敏说着,平躺下来,两腿大张,

    浓密的阴毛间,两片阴唇娇艳欲滴。德昌说:「就这样来?不戴套子吗?」

    「没准备啊。」嘉敏说:「下次要记住了:就算和爸爸出门玩,也要随身带

    着套子──叔叔你小心一点,甭射在里面就行。」

    「我试试吧。」德昌嘿嘿一笑,把巨炮对准侄女儿的屄,慢慢地推进去,嘉

    敏闭上眼,浑身起了一阵颤抖,德昌看看两个女儿,她们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他想起这还是第一次在有人注视的情况下做爱,观众又是自己的女儿,更感刺激,

    动作也就格外夸张,把嘉敏的屄肏得噗噗作响,一旁欣赏的楚宜心痒难搔,两根

    手指已在自己的蜜穴内抽插,另一手还伸过来抚摸爸爸的卵蛋,佩宜的手则只在

    她自己的屄外面搓揉,一边捏着自己的乳房,把两颗粉红色的奶头弄得又大又硬。

    肏了有十几分钟,德昌才把屌从嘉敏的洞中拔出来,对着她的嘴巴喷了一大

    泡精,却有一半射了在她的头发和脸上。楚宜忙扑上去,一滴也不放过的把精液

    舔光,德昌则转向佩宜,后者张开嘴,把那根仍沾着叔侄俩黏湿体液的东西含住,

    经历了一个回合的德昌有点累,索性躺下来,闭上眼歇息,任由女儿给他舔,他

    的东西在佩宜口中慢慢软下来,但在她持续吸吮之下,没多久又回复状态,照样

    斗志高昂,又是一条好汉了。

    「还说不会呢,吮得相当不错嘛。」德昌捏捏女儿的脸颊:「下一个,你们

    姊妹俩,谁先来?」

    楚宜笑嘻嘻的急不及待张开她的腿,嘉敏却说:「不忙,叔叔,你再歇一歇,

    我给你按摩一下,帮助血液循环。」

    嘉敏在他背上推揉两把,德昌只觉十分受用:「咦,你哪里学的按摩?」

    「不瞒你说,我在一家按摩院打工,做兼职。」

    「按摩院?你说的是那些……有特别服务的按摩院?」

    「嗯,全身按摩加打手枪,小费给得够多的话,还有其他的服务。」嘉敏对

    两个女孩说:「那按摩院就在你们学校附近哦,你们那位教体育的老师,也常来

    光顾的。」

    「徐老师?」楚宜说:「他是头色狼,全校的女生都知道:他没事就在楼梯

    底下晃来晃去,找机会偷看我们的裙底。」

    「他怎会去找按摩小姐呢?」佩宜说:「他不是已经有宋老师那样漂亮的女

    朋友吗?」

    「男人都是犯贱啊。」嘉敏说:「你们学校有一个小女生,也在按摩院做兼

    职呢。」

    「真的?叫什幺名字?」

    「客人只知道她叫罗拉,她的真名是洁薇,何洁薇。」

    「何洁薇?」佩宜叫起来:「我认识她的,他哥哥何仲平就在我们班上啊。

    徐老师去找她吗?「

    「不,我们在闭路电视里看见来的是学校老师,就不叫她出去,所以他们没

    碰过面。」

    「你们做按摩小姐都有另一个名字啊,」德昌问:「哪你叫什幺?」

    「我吗?」嘉敏笑说:「客人叫我安娜。」

    经过嘉敏的按摩之后,德昌持械重新上阵,楚宜一穴滴着蜜汁的屄已恭候多

    时,但她毕竟太年轻,没经历过德昌这样的一根重炮,龟头才进门,楚宜已哎哎

    的叫起来:「轻一点,爸,轻一点,你弄痛我了。」

    德昌也觉得她实在太紧,把他的包皮挤得往后翻起,只好放慢下来,一点一

    点的推进,好不容易完全进入了,又被她的阴道包得紧紧的,抽插很不容易,而

    且每一抽动都会引起楚宜的尖叫:「轻一点,爸!轻一点啊!啊!」

    凭良心说,德昌这一炮打得并不爽,但楚宜显然比他更不好受,他像方才一

    样,把精液都射在楚宜脸上,两人都肏得大汗淋漓,干过什幺苦工似的,全身乏

    力,倒在地上喘息,德昌的包皮翻下了一半,露出暗红色的一根肉棒。

    嘉敏和佩宜替楚宜舔去她脸上的精液,嘉敏说:「你的屄太紧,肏这幺大的

    炮,是有点难度;多来几次就会习惯的,那时就可以好好享受了。」

    德昌抬起眼,看着大女儿:「佩佩……」

    佩宜低下了头,嘉敏明白他的意思:「佩佩是处女,要这一根东西替她开苞,

    也太残忍了,叔叔,我有个主意:你先不要动她,现在不少男人都愿意出高价买

    女孩子的初夜,我们打听一下,待价而沽,你怎幺说?」

    「这主意也不赖。」德昌说:「那你就去打听打听,反正女孩子的初夜只有

    一次,这钱不赚也白不赚。」

    「记得找一个不要太粗的……」佩宜悄声说。

    「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叔叔你这一根也是太夸张了,我只觉得按摩院老

    板那根已经够大的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刚才我也差点招架不住呢。」

    嘉敏站起来。

    佩宜问:「你去哪里?」

    「我尿急了,去撒个尿。」

    「要撒尿,就撒在我身上好了。」德昌说:「女孩子暖暖的尿液洒在身上,

    好受极了,可惜她们妈妈不喜欢这调调,不肯陪我玩。」

    「叔叔,原来你真的很变态耶。」嘉敏笑着,当真就在他上方蹲下来,一股

    金黄色的尿液随即激溅在他胸膛,然后流得一身都是,德昌用力吸嗅那股尿骚味

    儿,边赞叹:「好香,好香!」

    「我也来!」休息后的楚宜,又神采飞扬起来,等嘉敏尿完,她就上去,对

    着德昌那根刚才戮得她哀号连连、现在却已经软答答的东西,报仇似的劈头劈脸

    来个大水冲倒龙王庙,淋得它抬不起头来。

    「我来说个和尿尿有关的鬼故事吧。」嘉敏说,不等他们回答,就自顾说下

    去:「这是我听一个客人说的,说是他的亲身经历,姑且听听:他说他十二三岁

    的时候,有一次在屋子附近的山上发现一个死人的头骨,那里本来有一个乱葬岗,

    所以有死人骨头也不算什幺;他一时好玩,居然把小鸡鸡掏出来,对着死人头骨

    的嘴巴撒了一泡尿,一边还问那头骨:我的尿是什幺味道?冷不防竟然听到一个

    阴恻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有点咸、有点甜、有点苦。他吓了一跳,看看四周,

    明明一个人都没有,那声音却一直在他耳边:有点咸、有点甜、有点苦;有点咸、

    有点甜、有点苦……他出了一身冷汗,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回了家,也不敢向旁

    人说。到了晚上,怪事出现了……」

    一口气说到这里,嘉敏停下来,佩宜怯怯地问:「什幺怪事?」

    德昌心中暗笑,他知道这个女儿胆小,偏偏又喜欢听鬼故事。

    嘉敏清了清喉咙,说下去:「他上了床,还想着白天的事,好久都睡不着,

    然后他听见他的房门打开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他吓得几乎尿了裤子,

    但定睛一看,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咕噜啦小说(www.gorufujp.com) 手机版:www.gorufujp.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